日前,小米在紐約曼哈頓四季酒店召開了「小米集團全球發售」投資人見面午餐會。雷軍領銜小米美國路演團隊,向投資人強調了小米是「新物種」的理念。

自稱是蘋果和騰訊的合體

在上星期香港的路演中,小米曾希望市場認為他們是蘋果和騰訊的結合,雷軍在路演香港站中說,「小米是家互聯網公司」。今年第一季度,小米互聯網服務占應收9.4%,而智能手機貢獻了67.5%。因此,投資人對雷軍的說法似乎並不買賬。「在紐約對「新物種」的強調,應該是小米總結了香港路演經驗教訓的一個戰術改進」,一位午餐會現場的投資人對騰訊《一線》表示。

新物種入侵美國

「老生常談」是不少現場投資人對雷軍演講的評價,雷軍在現場對包括增長數據在內的業績做了再次陳述,「這也無可厚非,畢竟雷軍希望大家明白,小米到底是做什麼的公司。」

雷軍演講和此前不同之處的核心即新物種概念:世界上找不到像小米一樣,在電商、硬體和互聯網三大領域都做到頂尖的公司。

雷軍用Google和亞馬遜舉例,這兩家分別是美國互聯網和電商巨頭,但都在手機業務上敗北。「小米建立之初只有一千萬人民幣註冊資本和十幾人的團隊,卻選擇並攻克了難度最高且競爭最激烈的手機行業。」

「這有賴於我們的高效的運營能力」,雷軍不無自豪。

在雷軍旁邊的小米首席財務官周受資也對「新物種」做了闡釋:「就好像中國的鯉魚來到美國密西西比河中,就會吃掉河裏所有的生物。」這樣的比喻引得投資人哄堂大笑。

坎坷上市路

小米在香港的時候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將籌集至多61億美元的資本,但其上市的道路充滿坎坷。上周,這家公司宣佈股票定價區間在17港元到22港元之間,市值約在540億到700億美元—雷軍不得不降低其希望達到1000億美元估值的雄心。

在紐約路演中,雷軍對這個市場極其關注的估值問題似乎避重就輕。雷軍稱,在啟動IPO前,小米的估值為460億美元,但是小米有「偉大理想,未來還有很多盈利點,有信心做得更大更好。」

六月初,小米擱置了發行中國存托憑證(CDR)的計畫,外界不知就裏做出了種種猜測。

「擱置CDR不是因為小米估值過高」,一位近小米人士對騰訊《一線》表示。如果按照A股將小米劃分為硬體公司的做法,小米的估值應該遠低於現在的水準,而且不足200億美元。

很遲才啟動IPO

這位小米上市相關人士對騰訊《一線》稱,小米在今年1月底才開始想啟動IPO,「CDR是國內監管機構很重視的事情,證監會希望首例能成功,小米的時間太短,而公司也不想拖延上市時間,於是就有了先港後A的做法。」

對此,一位紐約的投資人對騰訊《一線》表示,簡單的解釋為雙方謹慎雖然說得過去,但是實際問題應該複雜得多。

長期看好中美

被問及發展狀況,雷軍回答:我長期看好中美關係的發展。目前美國計算貿易逆差的方式存在一定問題,他說:「比如小米手機晶片的最大供應商是美國公司高通,但是小米是從新加坡的高通引進,沒有計算到中美貿易之中。」

雷軍同時說,臺灣廠商聯發科是小米晶片的第二大供應商。一位投資人對騰訊《一線》說,雷軍的言下之意,是小米有能力抵抗短期的政策不確定風險。會後,雷軍不忘借此機會推介自家產品,在現場放飛了小米無人機,並展示了用無人機撞向背景板後,機器繼續正常飛行的場景。

這似乎也暗合了某種隱喻:當小米在香港路演中,略顯碰壁後,上市之路會否帶挈股民?

Chris
About Admin

Chris Wong,主修新聞傳理,曾任職調查公司,細心發掘數據及真相,所有事情皆由微小因素所連繫。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