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stra:盲目引進科技 難以取得數碼轉型的成功

澳大利亞電訊 (Telstra) 最新的研究報告《顛覆性決策》(Disruptive Decision-Making) 顯示香港企業過於依賴科技,未有把重心放在人才及流程方面,故此數碼轉型策略未能取得預期中的成功。該報告調查了來自全球14個市場、12個不同行業的3,810名資深業務決策者,揭示數碼轉型項目中不同企業的強項及弱項。

港企過於依賴科技

受訪企業為數碼轉型決策時分別在人才、流程、科技了解程度及合作夥伴的四大成功因素上評分,香港企業在科技了解度一環中最具信心。 70%的受訪者評價自己公司的科技決策為「好」或「非常好」。雖然了解科技及其表現極為重要,但另外三個因素同樣有重大影響力。

澳大利亞電訊北亞區及環球電訊批發業務總監Paul Abfalter表示:「研究報告指出,投資於合適數碼轉型科技至關重要,但過高評估其重要性而忽略人才、流程及合作夥伴亦會阻礙成功。除了合適科技,數碼轉型的成功取決於人才因素。企業需要合適的企業文化及人才,並以合適的流程予以配合。成功數碼轉型是一項關乎整個企業一體化轉型的旅程,涉及提升和改變員工心態、調整企業結構及工作模式,以及創建可以引入最多創新科技的團隊。」

澳大利亞電訊北亞區及環球電訊批發業務總監Paul Abfalter。

企業策略整合程度尚有進步空間

即使研究報告指出,企業一體化轉型可大大提高成功率,但是60%的香港企業卻允許業務部門自行推動獨立的數碼策略,高於全球企業的51%水平。有14%受訪者更表示會盡量把數碼轉型項目外判 (全球數字為15%),僅有24%受訪者表示他們備有覆蓋整家公司的綜合式數碼轉型策略 (全球數字為31%)。

Abfalter指出:「我們的全球調查其中一項結果顯示,具有公司一體化數碼轉型策略之企業更大機會擁有高度的數碼成熟水平,從而作出極佳的數碼決策,並見證數碼轉型為全公司業務帶來的效益。報告反映香港企業在整合覆蓋所有業務範圍的數碼轉型決策上仍有進步空間,但此舉必須由高層管理人員及公司董事局制定明確的企業策略。」

香港企業在數碼轉型優先事項上表現欠佳

報告發現數碼轉型在優先事項及表現之間存在巨大差距。香港企業評三大數碼轉型優先事項為「優化科技以提升競爭力」、「加快新產品推出市場時間以迎合客戶所需」,以及「管理風險和法規遵循」。然而,這三個優先事項的決策相關表現排名卻特別差。

Abfalter表示:「香港企業認為的數碼轉型優先事項次序與相關的表現有明顯落差,這是該研究報告其中一項最為特別的發現。企業領袖把『加快新產品推出市場時間以迎合客戶所需』視為第二最優先事項,表現排名卻是17個優先事項中的第16位。當我們再深入鑽研當中的情況時,更發現香港企業於『加快新產品推出市場時間以迎合客戶所需』時,在流程及合作夥伴方面均表現欠佳。一般而言,受訪企業指出成功的最大障礙包括對網絡安全及持續成本的擔憂。」

具體財務成果難以顯示 客戶體驗為強項

研究報告顯示,雖然香港企業正在增加對數碼轉型的投資,但大多企業卻未能取得努力成果所帶來的財務效益。四分一 (25%) 香港企業於過去一年在數碼轉型產品及服務方面投資超過100萬美元,更有約十分一 (9%) 企業投資超過500萬美元。這個投資數字將持續增加, 35%受訪者表示公司的數碼轉型總支出於未來三年將有10%以上的增長。可是,這些投資在衡量數碼轉型帶來的影響時,卻難以展示具體成果,例如財務回報。香港企業認為數碼轉型的成果當中,最有成效的是客戶體驗之提升。

Abfalter續稱:「衡量任何數碼轉型策略或獨立項目的進展及成果是絕對必要,但衡量成功的指標同樣重要。強效數碼決策在提升客戶體驗上極具可衡量的影響力,但香港企業認為數碼轉型難以取得財務成果。在所有被評分的業務成果當中,香港企業於精簡業務成本及推動收入增長中表現最差。根據報告,成功的企業十分清楚數碼轉型對公司的意義,並給予員工所需要的權力、加強他們的工作流程及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

企業轉型,向來並非某部門或某人的專責,整間企業所有員工都有責任推動轉型。

Chris

Chris

Chris Wong,主修新聞傳理,曾任職調查公司,細心發掘數據及真相,所有事情皆由微小因素所連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