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模式太單一,共享辦公真的是虛火嗎?

在共享經濟熱潮下,各種共享模式遍地開花,如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洗衣機等市場發展愈趨成熟。共享經濟是一個巨大的風口,很多傳統行業都紛紛開始共享起來,其中共享辦公在國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了,成為資本市場追逐的新寵兒。

共享辦公雖說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對於這些企業來說目前營收仍然是以租金為主,如何解決盈利單一模式成共享辦公行業的痛點。共享辦公尋求商業化增值服務將是未來發展重點,但要從哪些方面入手?未來共享辦公這一商業模式能發展成為主流嗎?國內傳統寫字樓租金居高不下,共享辦公的誕生順應市場需求。

一線城市租金屢創新高

國內房地產市場中國寫字樓市場在經歷二十年的快速發展後,已全面進入存量模式。隨着國內經濟的快速發展,也推動不少新興企業的發展,企業對於寫字樓市場的需求也在逐年增加。正是由於市場需求旺盛也導致一線城市寫字樓的租金環比漲幅繼續上升。

在《2018中國房地產市場展望—寫字樓篇》,報告指出:2017年全年中國寫字樓新增需求超過600萬平方米,創歷史新高。 一線城市仍是企業創業的首選地,但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的寫字樓租金卻仍然是居高不下。比如根據2018年Q2季度中國主要成熟甲級辦公樓租金表現來看,北京仍然領跑全國。其中廣州本季度租金漲幅繼續表現亮眼,連續兩個季度租金增長出現提速,上半年累積漲幅已達到4.8%。

國內城市甲級寫字樓表現。

國內一線大城市寫字樓租金的昂貴佔了不少企業成本的比重,共享經濟的熱潮下興起的共享辦公模式成為不少企業首選,它最明顯的優勢是能在一定程度上為企業省下租金的成本。

共享辦公這一商業模式快速發展的背後,也離不開國家政對於共享辦公模式的支持。在2018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促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共享辦公開始在國內一線和重點二線城市迅猛發展。

共享辦公室租金被低估

與此同時,共享辦公市場發展潛力巨大。從收入看,2012年4.1億人民幣,2017年239億人民幣,年複合增長率125%,到2022年,共享辦公市場規模達4092億人民幣。目前共享辦公空間仍然再整個亞太區甲級寫字樓市場只佔了不到4%的份額,這凸顯了其巨大的增長潛力。根據JLL近期的一份報告,其市場份額有望在2030年前達到30%之多。

正是由於共享辦公市場前景是一片藍海,也讓資本市場對於共享辦公的資金投入增加,這也也推動了它的快速發展。雖說共享辦公市場前景可觀,但是繞不開的問題仍然是在如何增加它的營收業務上。共享辦公雖受資本市場青睞,但盈利單一成為阻礙它發展的絆腳石

多元化拓展收入

共享辦公要想拓展新的營收業務,除了企業要多角度去嘗試之外,其實整個市場發展環境也是很重要的。如美國的WeWork,它的盈利就算多元化了,但這很大程度來源於其發源地美國更好的創業氛圍、全球布局打造的強大平台及規模化運營。當然國內現在的發展環境還是比不上美國市場的氛圍,但是對於企業來說有些地方還是可以去借鑒wework發展模式。

目前共享辦公企業都將服務作為增加營收的重點,雖說佔比還不高,但業內認為它是一個長尾收入,任何空間都可以通過服務去產生一些聯營或者分成。

共享辦公之所以想要拓展服務收入,其一是因為目前寫字樓投資處於冷溫狀態、市場進入存量時代有關;其二是共享辦公市場競爭激烈、空間同質化嚴重,需要靠服務取勝有關;其三與企業的數量減少有關,數量的減少自然也會讓共享辦公的入駐下降。

一旦共享辦公在服務領域搶佔先機,自然會吸引更多企業接受它們提供的服務,後續產生的經濟價值自然是無法估量的。現在共享辦公頭部玩家陸續在做相關服務,比如luckin coffee入駐優客工場,共享辦公空間WeWork和芝麻信用達成合作,未來肯定會有更多的共享辦公企業在場景服務領域升級,誰能爭取到更多品牌配套服務商的合作,自然能完善場景服務。

未來共享辦公的競爭不再是局限於空間上的玩法,而是將服務作為競爭的關鍵,想要增加營收上的收入,服務性收入佔比將會越來越重要。

 

 

Chris

Chris

Chris Wong,主修新聞傳理,曾任職調查公司,細心發掘數據及真相,所有事情皆由微小因素所連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