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C最悲觀預期!73% CEO認為未來1年經濟下滑

  •  
  •  
  •  

根據羅兵咸永道 (PwC) 第26屆年度全球行政總裁調查,近四分之三 (73%) 的行政總裁認為全球經濟增長將在未來12個月內下降。此次調查在2022年10月和11月期間在105個國家和地區採訪了4,410名行政總裁。PwC全球主席Bob Moritz表示:「動盪的經濟、長達數十年的高通脹和地緣政治衝突,導致行政總裁們的悲觀情緒達到了10多年來的最高位。」

此次低迷的行政總裁展望是自12年前該機構開展此類調查以來最悲觀的一次。它與2021年和2022年的樂觀前景大相徑庭。當時,有超過四分之三 (分別為76%和77%) 的行政總裁認為經濟增長將會有所改善。

  • 40%的行政總裁堅信如果不轉型,他們的組織將在10內難以為繼 
  • 通貨膨脹 (40%)、宏觀經濟波動 (31%) 和地緣政治衝突 (25%) 被列為全球最大威脅,而網絡和健康風險則較一年前下滑 
  • 行政總裁正在削減成本,但60%的行政總裁不打算裁員,而80%的行政總裁不打算為了留住人才而在「辭職潮」後減少賠償 
  • 與美國、巴西、印度和中國相比,法國、德國和英國的高管對國內增長的樂觀程度更低
  • 不斷變化的客戶需求、法規、勞動力/技能短缺和技術顛覆被視為對長期行業盈利能力的最大挑戰 
  • 諸位行政總裁認為,未來12個月內,氣候風險會影響其成本特徵和供應鏈。58%的行政總裁正在制定減少排放和減輕氣候風險的策略 

40%行政總裁認為十年內將無利可圖

除了充滿挑戰的環境外,近40%的行政總裁認為,如果他們繼續目前的道路,他們的組織將在十年內難以為繼。該模式在多個行業中保持一致,包括電訊 (46%)、製造 (43%)、醫療保健 (42%) 和技術 (41%)。自去年以來,行政總裁對自己公司增長前景的信心也大幅下降,降幅為26%。這是自2008 – 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大跌幅,當時的跌幅為58%。

放眼全球,各家公司對經濟增長的信心差異顯著,包括法國 (70% vs 63%)、德國 (94% vs 82%) 和英國 (84% vs 71%) 在內的七國集團 (G7) 經濟體都受到曠日持久的能源危機拖累,其對國內增長前景的悲觀程度甚至超過其對全球增長的預期。

未來10年,行政總裁還預期其行業的盈利能力會遭遇多個直接挑戰。超過一半 (56%) 的受訪者認為,不斷變化的客戶需求/偏好將影響盈利能力,其次是法規 (53%)、勞動力/技能短缺 (52%) 和技術中斷 (49%)。

通貨膨脹、宏觀經濟波動和地緣政治衝突是首要擔憂

雖然網絡和健康風險是一年前最大的擔憂,但經濟衰退對行政總裁的影響是今年的首要考慮因素,通貨膨脹 (40%) 和宏觀經濟波動 (31%) 在短期 (未來12個月和未來五年) 令行政總裁們倍感不安。緊隨其後,25%的行政總裁也認為其財務狀況面臨地緣政治衝突風險,而網絡風險 (20%) 和氣候變化 (14%) 則相對下降。

烏克蘭戰爭及對世界其他地區地緣政治爆發點的日益擔憂,促使行政總裁們重新思考其商業模式的某些方面。在面臨地緣政治衝突的受訪者中,近一半受訪者將更廣泛的干擾納入情景規劃和公司運營模式,包括增加對網絡安全或數據私隱的投資 (48%)、調整供應鏈 (46%)、重新評價市場佈局或拓展新市場 (46%),或提供多元化的產品/服務 (41%)。

行政總裁正在削減成本

為應對目前經濟環境,行政總裁希望降低成本並刺激營收增長。52%的行政總裁稱將降低營運成本,51%的行政總裁稱將提價,48%的行政總裁稱將推出多元產品和服務。然而,超過一半 (60%)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計劃在未來12個月內減少員工人數。絕大多數人 (80%) 表示,為了留住人才及減緩勞動力流失,他們不打算降低員工薪酬。

PwC全球主席Bob Moritz表示:

「動盪的經濟、長達數十年的高通脹和地緣政治衝突,導致行政總裁們的悲觀情緒達到了10多年來的最高位。因此,全球行政總裁正在重新評價他們的營運模式並削減成本。儘管面臨這些壓力,他們仍將秉持以員工為本,因為他們希望在離職大潮中保住人才。世界繼續以不懈的速度變化,而各組織、人類和地球所面臨的風險只會繼續加劇。如果組織不僅要蓬勃發展而且要在未來幾年內生存,其必須慎重考量以長期成果來減輕短期風險及營運需求的雙重需求,因為不轉型的企業將難以為繼。」

PwC全球主席Bob Moritz表示:「不轉型的企業將難以為繼。」

管理氣候風險日益成為企業的優先事項

雖然在未來12個月,氣候風險與其他全球風險相比不會成為明顯的短期風險,但行政總裁仍然認為氣候風險將從中等程度到非常大程度上影響其成本特徵 (50%)、供應鏈 (42%) 和實物資產 (24%)。中國的行政總裁感受尤其顯著,該國65%的行政總裁認為會影響其成本特徵、71%的行政總裁認為會影響其供應鏈,56%的行政總裁認為會影響其實物資產。鑑於氣候變化將對商務和社會產生長期影響,大多數 (65%) 行政總裁已經實施或正在實施減少公司排放的舉措。此外,他們還開創環保型產品和流程 (61%),或制定數據驅動的企業級戰略以減少排放並緩解氣候風險 (58%)。

儘管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地區制定了某種形式的碳定價,但大多數受訪者 (54%) 仍不打算在決策中實施內部碳定價。超過三分之一 (36%) 的受訪者不打算採取措施以保護公司實物資產及/或員工免受氣候風險的影響。

信任和轉型對創造長期價值同樣重要

行政總裁指出,需要與各種利益相關者合作建立信任,並在創造長期社會價值時提供持續的成果。調查發現,當組織與非商業實體合作時,旨在解決可持續發展 (54%)、多元、公平和共融 (49%) 和教育問題 (49%)。

如果組織想要在近期和長期保持活力,他們還必須投資於人力和技術轉型議程,以增強其員工能力。在技術方面,約四分之三 (76%) 的組織表示他們正在投資自動化流程和系統,72% 的受訪者在重點領域實施系統以提高勞動力,而69%的受訪者會部署雲端、人工智能和其他先進技術。

然而,許多行政總裁質疑組織賦能和創業的關鍵先決條件 (例如與公司價值觀保持一致和領導者鼓勵持不同意見和辯論) 是否存在於其公司中,以應對越來越複雜的組織面臨的風險。例如,只有23%的行政總裁表示其公司的領導層常常或通常在尚未諮詢行政總裁的情況下便會為其職能作出策略性決策。此外,只有46%的行政總裁表示,其公司的領導者經常承受小規模的失敗。然而更樂觀的是,近九成 (85%) 的受訪者表示其員工的行為常常或通常與公司的價值觀和方向保持一致。

行政總裁表示,在糾結於短期主義和長期轉型的需求之際,行政總裁們表示,他們主要致力於推動當前的經營業績 (53%),而不是發展業務及策略以滿足未來需求 (47%)。如果他們能夠重新設計時間表,行政總裁表示他們將花更多時間在後者上 (57%)。

PwC全球主席Bob Moritz總結道:「今天,各組織和社會面臨的風險不能單一和孤立。因此,行政總裁必須繼續與各種公共和私營部門的利益相關者合作,以有效減輕這些風險,建立信任,並為其企業、社會和地球創造長期價值。」


關於數據:PwC 於 2022 年 10 月和 11 月調查了 4,410 名行政總裁。報告中的全球和區域數據按比例加權至國家或區域名義 GDP,以確保行政總裁的觀點在所有主要地區均具代表性。行業和國家層面數據基於來自 4,410 名行政總裁完整樣本的非加權數據。訪問來自三個全球地區(北美、西歐和亞太區)的行政總裁。


  •  
  •  
  •  

benny

Benny Yeung ~ 企業IT傳媒人,經常四周穿梭科技巨企及論壇,熱愛探討新商機。性格貪玩,但喜歡閱讀沉悶的企業賺蝕數字,最重視辦事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