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在日本發展遇上阻礙!據悉,共享民宿平台Airbnb日本八成房源被下架。與此同時,Airbnb在試圖進入中國內地、台灣及香港的市場都未見順利,究竟有甚麼原因令其這麼「不受歡迎」呢? 

未合法規

要說Airbnb進入新興市場的最大挑戰,必然是當地法例的限制。就以日本為例,當地即將於615日推行新民泊法,被視為容許私人民宿及短期出租房屋業者就地合法化。然而,法例推行就意味著一切都要規範化,房東必須經過合法程序向當地政府申請經營許可。Airbnb主要的登記房東是個人經營,要求每一位房東在短時間內完成申請無疑是強人所難。尤其部份房東基於不受監管才會在Airbnb登記。因此,Airbnb在日本的房源一下子減少了八成不難理解。

也許稍後時間Airbnb的房源會逐漸回復至正常水平。然而,這段時間呈現的斷崖式房源下降勢必影響Airbnb的形象、減低用戶的服務體驗,對Airbnb在日本的發展始終不利。除了日本外,事實上很多地方的法規仍未適合Airbnb落地。新加坡,如果租客租住房間或一套公寓少於六個月是違法的。由此可見,爭取與當地政府合作,在法例上尋求共識和豁免寬限,是Airbnb其中最大的挑戰。但問題又來了,為甚麼政府要幫助你呢?或者進一步去問,如果當地市場出現了本土競爭者,為甚麼不去幫助本土的那個呢? 

日本新法推行,Airbnb民宿下架八成。

貼地的本土競爭者

Airbnb共享住宿模式的成功是無容置疑的,作為全球性經營住宿業務的平台,卻不擁有任何一間房屋。成功的模式自然引來其他公司參考複製。中國互聯網經濟近年發展迅速,許多科技在技術上頗有創新,而他們最厲害之處是在吸收新興科技或技術的速度飛快,不但自己可以拿來做,甚至做得更好。Airbnb在全球大獲成功,中國隨即出現了中國版的Airbnb﹐其中較為成功的包括有「途家網」及「小豬短租」。

途家網提供別墅及海外公寓,業務模式與Airbnb一樣。

雖然很多人經常戲稱中國的出寨版只是劣化版,但是途家網及小豬短租等本土服務平台確實有其競爭優勢,此中最明顯的就是對當地市場文化認知的深度。中國人大多不喜歡讓陌生人住進自己家,尤其不少房東都遇過差劣租客的經驗。因此,途家網在處理這些問題上就相對貼地得多,他們主要針對提供那些很少人住的二手房,或買來投資升值的空置單位,甚至從房地產商拿來的全新單位。這些方法都是「外來人」Airbnb難以做到的。 

小豬短租被稱為中國版Airbnb。

當地持份者的挑戰 

當然,Airbnb更要面對當地業界持份者的挑戰。最近,台灣旅館商業同業公會聯同台灣旅宿業者在台北抗議Airbnb讓非法日租套房上架。據悉,觀光局重申會杜絕非法日租,及對非法旅宿加強稽查,並會要求地方嚴格執法,不會放任平台業者不受管束,積極要求(Airbnb)納管。

台灣民宿旅館眾多,全台旅館業及民宿業持續增加。Airbnb空降台灣,自然令台灣民宿旅館構成競爭。早前,中華民國旅館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理事長張榮南接受採訪時表示,公會曾找過Airbnb談判,要求把非法日租套房下架。如果他們不作出回應,公會將擴大抗爭,包圍其總公司。張榮南稱:「非法日租套房一年侵蝕合法旅館業者300億台幣營業額,整個飯店業早已不景氣,為了生計真的忍無可忍,要站出來表達心聲。」Airbnb究竟會如何回應台灣旅館業的訴求,值得人們期待。

台灣民宿業受Airbnb威脅,最近發起了抗爭。

說回香港,Airbnb早前在香港舉行新聞發佈會,分享了在香港的發展策略。香港政府擬修訂《旅館業條例》,如果有證據顯示有地方用作無牌旅館,住客和房東都會面臨刑責。Airbnb亞太區公共政策負責人Mike Orgil回應透露,早於四年前Airbnb已尋求與港府溝通,希望修訂相關法例,至今仍未有成效。由此可見,Airbnb在香港的發展似乎也是荊棘滿途。現在情況可見,Airbnb希望敲開各地政府的「大門」,只是各地政府要修例開放自己市場,迎接一個外來者衝擊本土市場,除非本地顯示出極大需求,否則要真正落地尚需很遠路途。

Tony Lai
About Admin

IT Pro 記者。如有任何科技新聞及消息提供,歡迎電郵聯絡。

Similar Posts